林更新陈赫杜海涛入股的公司计划IPO,明星虚拟产业兴起-趣捕快

林更新陈赫杜海涛入股的公司计划IPO,明星虚拟产业兴起

近日消息,明星名人知识产权运营平台“分享时代”已完成新一轮融资,本轮获得三诺集团、欢瑞世纪、北京集美家居、36氪集团等企业和机构联合过亿元投资。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IP孵化、围绕星迷宇宙进行内容制作、线上线下渠道拓展等方面。此外,分享时代计划年内启动IPO上市计划,推动公司的业务拓展。

事实上,分享时代对IPO钟情已久,2016年分享时代登陆新三板,2019年又从新三板摘牌,筹备赴美上市,如今又传出A股上市。

任泉、林更新、陈赫、杜海涛为股东

分享时代成立于2011年,得益于创始团队早期在移动游戏App发行及运营领域的经验,公司创办初期曾以轻手游发行为主要业务,先后发行、运营了《找你妹》《割绳子》等超过五百款手游,其中多款产品成为了爆款游戏。
2014年,分享时代开始进军名人虚拟IP运营,推出了杜海涛、任泉、刘涛等明星的虚拟形象,并研发出卡牌游戏“星迷宇宙”,意图打造类似三国杀的卡牌收集系统。
从左至右依次为涛涛熊、任泉、陈赫
从左至右依次为涛涛熊、任泉、陈赫
在卡牌基础上,分享时代还开发了以杜海涛的超级英雄虚拟形象 IP“涛涛熊”,迄今为止,涛涛熊和僵尸榨汁机、时空旅梦人、皮卡堂等 51 款游戏、漫画、动画内容等进行合作。
2016年挂牌新三板后宣布公司的泛娱乐化转型战略。目前该公司的主营业务为泛娱乐数字内容提供与运营,以优质 IP 资源为核心,涵盖影视、动漫、文学、音乐等相关业务。其在优质 IP 资源储备方面包括:任泉、刘涛、杜海涛、陈赫、林更新等多位名人合伙人,已拥有如:刘璇、孙继海、王广成、杨威、布兰登·霍华德等百位体育、文化、音乐名人 IP 的虚拟形象开发权与优质 IP 的所有权、改编权等。
成立至今,分享时代已经获得多轮融资,在流动性较弱的新三板市场完成了3次定增,颇受资本市场看好,目前投资机构主要包括欢瑞世纪、和同资本、中兴基业、国泰元鑫资产、重庆文创基金、创东方投资等。
林更新陈赫杜海涛入股的公司计划IPO,明星虚拟产业兴起
值得一提的是,该公司还有不少明星股东,包括任泉、林更新、陈赫、杜海涛等。根据其发布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,任泉是其前十大股东之一,持有1,433,100股,持股比例为6.34%。
明星们的虚拟IP玩法

刚刚过去的迪奥2021春季大秀上,迪奥品牌大使Angelababy在活动前神秘发布她的虚拟形象“Angela3.0”,在一众明星中迅速出圈。
2020年8月,天猫宣布易烊千玺的虚拟形象“千喵”成为其首位虚拟代言人,淘宝搜索千喵即可进行换装、与偶像虚拟合照等互动,目前合照活动已有超过106万人次参加。
刘涛自从入职聚划算成为官方优选官,聚划算平台为刘涛定制了一整套品牌营销方案,其中包括刘涛的虚拟形象“刘一刀”。聚划算不仅为刘一刀品牌申请了商标,还请《大圣归来》主美齐帅操刀定制国漫风格的刘一刀。刘一刀的独门绝技是“砍价九式”,丰富IP内容的同时突出了聚划算的品牌内涵。
对明星来说,以品牌方为主导打造的明星虚拟IP形象主要是服务品牌形象,对明星本人的娱乐价值并不能发挥最大化。因此部分明星团队选择斥巨资为明星打造专属IP,以便对接更为丰富的市场资源。
典型的是龙韬娱乐为黄子韬设计的二次元形象“韬斯曼”,完美复刻艺人的帅气形象,融合美漫硬朗和日漫中二风格,打造出一个热血少年。
 
韬斯曼与黄子韬既紧密绑定又相对独立。绑定的是代言、综艺、娱乐等商业资源,借助艺人真人的曝光度带火韬斯曼;独立的是虚拟形象与真人的性格稍有不同,不受空间、时间的限制,可以在二次元世界任意延展出独立的故事内容。
腾讯动漫与韬斯曼合作出品的条漫作品《韬斯曼炸不炸之太空突进》结合娱乐内容与航天知识,获得中国科幻大会“2019水滴组委会创新突破奖”。
 
衍生漫画《韬斯曼炸不炸》
在商业合作方面,作为独立代言人与国风文创品牌“宫里那些事”联动推出韬斯曼联名款文创产品,实现偶像+国风跨界。
从内娱趋势来看,以明星本人为主导的虚拟IP创作、开发是目前的主流,类似的还有嘉行传媒为迪丽热巴推出的“迪丽冷巴”、周杰伦推出的虚拟形象“周同学”等等。这些虚拟IP既可以借助更具亲和力的卡通形象触达20岁左右的年轻粉丝,又便于将明星的人格抽象为更具特色的表达。明星虚拟IP,正在打造一个二次元追星的平行世界。
明星虚拟IP能赚钱吗?

明星虚拟IP有其价值所在。对明星而言,虚拟形象不会占用明星时间资源,又能获取足够曝光量;对经纪公司而言,明星虚拟IP不急剧消耗明星人气,又能维护粉丝甚至吸粉,为公司赚取收益;而对于运营商、广告商而言,不需要付出高昂的签约成本,分享时代实控人王鑫曾表示,由于分享时代在做明星艺人的增量 IP,所以不需要支付高昂的签约成本,签约期内的收益,按照一定比例和明星进行分成即可。
和真人明星偶像一样,明星虚拟IP仍然受益于粉丝经济,国内虚拟偶像中的商业变现主要来自两块,其中B端盈利集中在品牌代言、联动、宣传合作上,C端集中在游戏、演唱会、周边贩卖等领域。而这两部分里,B端是大头,C端是小头。
但是这样商业化成功运行的条件还在于粉丝是否愿意买单。
2007年,一个名为Crypton的小公司发布了一组音源库,并以一个年龄16,身高158,体重42的小姑娘形象对外展示,这就是之后俘获全球6亿粉丝的虚拟歌姬初音未来,有网站曾对初音未来的年收入做过统计,其收入水平已经和一线明星持平。国内的虚拟偶像洛天依也实现了盈利,其背后运营商香港泽立仕(Zenith)的估值高达4.5亿元,B站还以4000多万元入股了该公司。
事实证明,虚拟偶像的赚钱能力不输真人明星,虚拟偶像比起现实偶像,可能更受青睐。因为虚拟偶像性格、形象、行为能完全达到粉丝的要求,没有“塌房”困扰,而且青春永驻、时间充裕,可以长时间陪伴每一位粉丝,粉丝还可以通过二次创作更好地描绘出自己心目中偶像的模样,由此更加喜欢自己心爱的偶像。
据爱奇艺发布的《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》显示,2015年,我国二次元用户群人数已达1.58亿,年均增速18%以上,到2019年已达到4.9亿人,其中95后、00后二次元用户渗透率64%,虚拟偶像的消费力占据了消费者的40%。随着二次元粉丝的主力军——“Z世代”(指出生于1995年—2009年间的互联网一代——编者注)群体消费能力的提高,虚拟偶像的商业价值将再次提升。
虚拟偶像IP既有明星光环,也有独立的人格和调性,在周边开发的空间和可能性上拥有更多无限可能,随着虚拟偶像的频繁“出圈”,现象级的成功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虚拟偶像市场光明的前景。